蔚桥

写写字刻刻章,欢迎找我玩。

【喻黄】Epilogue

建议配合BGM:safe and sound 食用

西方魔幻paro 雷勿入

———————————————————————————————————

       火光冲天,硝烟弥漫在荣耀大陆,到处都是刺鼻的气味,原先美丽的这方土地已经被战火摧毁。孩子的哭喊声被炮火掩埋,绝望的母亲抱着他轻轻摇晃,哽咽着哼出生命中的最后一支歌,望他沉睡,望他不受痛苦。在炮火袭来的最后一刹护紧了仍在襁褓中哭泣的孩子。

       夕阳渐渐落下了,最后一丝光芒也快要被黑暗吞噬殆尽。黄少天捂着腹部不住流血的伤口,靠在教堂的墙壁上,耳朵贴住粗糙的墙面,只听见闷闷的声响。我快死了吧,他想。不住流出的血液仿佛也带走了黄少天身体的温度,他开始微微发抖了,意识逐渐变得模糊,躯体支持不住滑落在地上,他好像看见光了。

 

       几年前,黄少天跟着魏琛学剑,他拎着闪着剑芒的冰雨站在那个披着黑袍的男孩子面前,脸上满是骄傲与不屑:“我叫黄少天。”男孩却没有过多的注意他,只是出于礼貌地报上名字就转身离开了。

     “喻文州…”留下黄少天在原地,轻声念着他的名字。

       喻文州天资不佳,别人一天就学会的咒语,他可能要花上两倍的时间才能掌握,在魏琛手底下的那一群小崽子里,被人戏称“吊车尾”,他不恼,也不与别人过多交谈,只是默默地在角落里搓着法术,时不时失误炸到个史莱姆窝,被粘哒哒的小玩意追着跑半天。

       有次喻文州碰上了黄少天,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边跑边搓了个束缚术回头一丢,面上是始终不变的波澜不惊,好像他根本不是在被史莱姆追,而是平常练习一般。

       噢,还丢歪了。

       黄少天心想,作为一个骑士,怎么能袖手旁观呢。耀眼的剑光闪过,他收剑入鞘,眼中满是少年的锐气凌云,还倒映了一个喻文州,此时他在他的眼里。

       后来黄少天慢慢地注意起了喻文州,他觉得这么个人,能在每次的测试中压线过关,无一例外,真的是很厉害,某种意义上的厉害。

       当然后来他觉得喻文州那种意义上也很厉♂害。

       一切都是这么平淡,像没有蘸酱汁的白斩鸡,这个东方流传过来的神秘美食令蓝雨大陆的很多人都心驰神往,包括喻文州,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那张雷打不动整日挂着淡淡的笑的脸,在遇到白斩鸡时,会笑得更加愉悦些。

       突变却在此时发生。

       黄少天本在练着剑,惊闻喻文州要和魏琛单挑,还连着胜了三局,吓得差点连冰雨都扔了。等他赶到现场,喻文州默然地站在一边,魏琛已经着手收拾东西了。

       黄少天显然气急了,他拦不住魏琛,只好把气撒在喻文州身上,黄少天揪着喻文州深色的披风,眼睛瞪得老大,嘴唇发抖却吐不出哪怕一个字,他想骂喻文州,他甚至还想打他。但他有理由吗,魏琛的退步他看在眼里,他只是没有想到这个默默无闻的吊车尾一鸣惊人了而已。

       魏琛走后,方士镜接管蓝雨,没过多久喻文州也走上了带领蓝雨的路,没人知道黄少天是怎么和喻文州关系缓和起来的。

       只是渐渐地,大家已经习惯了黄少天会持着冰雨护在喻文州身前,以极其强硬的姿态。

       至于俩人是如何在一起的,只能说是喻文州先开的口,但不知道为什么,那段时间黄少天成天捂着腰,行动好像不是很方便的样子。

 

       黄少天清醒了一点,他是看到光了,他看到喻文州了。喻文州身上的血迹斑驳,已干的又被覆上新鲜的,铺面而来的血腥气。黄少天却觉得安心。

       喻文州踏着那双在血液中浸没的皮靴,一步一步走向黄少天,步伐踉跄,显然他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仿佛隔了一个世纪,喻文州终于挪到了黄少天身边,将自己摔在他旁边。

       黄少天顺势靠在他肩头,两人都沉默着,此时他在他的心里。

那年他与他带着蓝雨,一根灭神的诅咒,一把冰雨,降服了大陆角落的恶龙。

       那年他与他找到了尘封已久的古老咒术,呼的一口吹散厚厚书籍上的灰尘,即使糊了满脸都是笑着的。

       那年他与他又不小心捅了史莱姆窝……

       那年他与他终于签订契约……

       黄少天感觉到了,喻文州在吻他,轻柔小心的一个吻,喻文州的嘴唇冰冷,此时逐渐恢复了温度,黄少天突然将他勾过来,原本已经瘫软的身体爆发出最后一点力量,像是烟花的最后一次爆炸。

       灿烂又夺目。

       黄少天近乎疯狂的,撕咬般地亲吻喻文州,血腥味浓的几近令人窒息。没能持续多久,烟花放完了,黄少天最后一丝力气被卸下,直到这时他都没有落下一滴泪。

       喻文州会心疼,他不想喻文州心疼。

     “文州…我们要死了。”黄少天的声音轻轻的,被炮火声埋没,可喻文州还是听懂了。

       一向话多的骑士已经举不起他的冰雨,连话都没什么力气说了。

最后一抹夕阳的光辉伴着燃烧的火光,透过教堂彩色的玻璃窗,映射在他与他的脸上。光芒柔和而又温暖,时明时暗地闪烁。喻文州把黄少天揽进怀里,他的骑士,他的恋人,光亮被阴影淹没。此时他们互存于彼此心中。

     “少天,闭上眼睛,”喻文州抚上黄少天的头。

     “没人可以伤害我们了。”

       六星光牢落下,耗尽喻文州最后一丝法力,他却平静得如同无事发生。就在这个小小的教堂里,他们签订契约的教堂里,他们互换誓言的教堂里。蓝紫色的光芒悄悄升起。

       我永不会松开你。

 

       -END-

———————————————————————————————————

第二次写文,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们。


到了今天才发现没有黄色的墨水,拿这个颜色将就一下也可以吧!!!mua天天一口!!!!抱起他百米冲刺!!!!!他太可爱了!!!!

我的肝碎了。
各路神仙爷爷麻烦保佑我给家里尊上带只燕燕回去👌
原图官博的

【喻黄 小甜饼】不渝

     结尾来自  @端行 炒鸡感谢! 引用诗句卢照邻《长安古意》
    算是第一次正正经经写喻黄,感谢点进来的各位。

  夏日的午后缠绵又懒倦,空调不知疲倦地吐出一阵又一阵冷气,窗帘拉得严实导致室内光线并不充足,却也可看清卧室的床上两个身影。
       黄少天从饭后的小憩中醒来,准确地说,现在应该是北京时间16:28。夏休期,黄少天总是睡得…很多。
喻文州靠在一旁早已醒来,拿着本书正装模作样地看着,还带着副细框眼镜,如果忽略掉他的余光一直在往黄少天这边瞟,还有手中拿倒的书的话,可以说是非常认真了。
       黄少天用力睁了睁眼,扭头盯着自家爱人。目光逐渐清明,聚焦,凝视,正好撞上喻文州不经意的一瞥,两人视线只交汇一刹,喻文州就收回了目光,不急不乱,剩下一抹收不住的笑,黄少天看着床头灯笼罩下的喻文州,眉眼温和,尽是道不尽的温柔,心中暗暗骂了一声斯文败类。
       于是黄少天咬着唇思考了半秒钟,然后他努力直起身,左手垫到身后支持,一点一点坐起来,抬起右手拍掉喻文州手里的书,摘下他的眼镜往旁边一丢,凑上喻文州的唇。蜻蜓点水地略过一下又缩了回去。
       喻文州很受用,爱人主动地索求亲吻,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喻文州抬手又把刚离开没多远的黄少天一把捞了回来,径直吻了下去,一开始还是两人互相啃咬,最后演变为喻文州在单方面地舔弄着黄少天的唇瓣,直到黄少天有些缺氧开始“唔唔”地摆弄双腿抗议起来时,喻文州才放开了他。
       黄少天呈大字在床上平复了一会后,舔了舔略有些干渴的嘴唇,跳下床去客厅给自己灌了一杯水,回来后就看见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嘴,没有发声,只是做了个“我渴了”的嘴型。黄少天就又倒了杯水回来,喻文州没有接过,还是保持着一样的笑容,他盖着层薄被,眼神带着浓浓笑意直击黄少天心脏。
      黄少天认命般地踱步,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一直都这样装弱势有本事床上也让我…”
      “少天在说什么?”
      “我说你昨晚太用力了现在我的腰还是有点痛所以你有没有想好怎么补偿我。”
       黄少天几乎不带标点符号地脱口而出,再抬头时喻文州已经站了起来,他们的目光交汇,这一次喻文州没有回避,他赤裸裸地盯着黄少天,他的眼里里满是欢喜。那是他共度十年时光的队友,是他在战场上得力的助手,更是他的爱人,占据他心脏大部分的人,也是将与他携手共度此生的人。
       黄少天直面他的目光回以同等笑容,顺手将水杯搁在一旁,张开双臂面对他,喻文州从善如流地抱住他,他们的脚步有些错乱,却又恰到好处地没有踩到对方,喻文州后退黄少天前进,咚地一声喻文州的背撞在阳台的移门上,又被弹回来一点,以致他们抱得更紧,温存一会后分开,黄少天一挥手将窗帘拉开,不似当午热烈的太阳,这时的阳光正好,照映着爱人似小鹿斑比般清亮的眼眸,喻文州觉得心都要化了。他走向前去伸手替他仔细理好睡醒后略显凌乱的衣衫,又顺手揉了把翘着几根呆毛的头发。黄少天看见眼前恋人放大的眉眼带着温柔笑意的脸庞,他温热的呼吸迎在自己的脸上,时间仿佛静止,随后喻文州轻笑一声,蹭了蹭黄少天的鼻子。

“与你就此共度余生,只羡鸳鸯不羡仙。”

当初看书的时候就有的脑洞,蓝家人摘掉抹额后会不会这样……

入圈第一套正片 已经是15年12月的事了 游场党+地下党一直没有出新的片有点想哭 没有很好的还原nozomi老婆也是有点抱歉

以后时不时会发点东西啦 日常章子cos什么的大概都会有 希望能找到小伙伴一起玩
这个大概是两三个月前的章了 线条废哭出声